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很快,学院的一年级生们迎来了来学后的第一个节日—国庆节。


  大二的学长们抓住机会举办各种活动,想趁此解决自己大学生活里的重大问题。徐振准备参加学院戏剧团举办的卡拉OK大奖赛,马杰则已经是戏剧社的干事,两个人因为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胖子和小强(刘翔)百无聊赖之下被隔壁寝室的“人妖维”带着一起开始玩《大话西游》。


  人妖维是个狠角色,1米8的个头,120斤体重,白白嫩嫩,说话总带着一种让人很想扁他的中型声音。此人是O型腿,并且还是外八字脚,跑起步来就像唐老鸭一样,尽快这样,在体育课的100米考试中,王宇居然输给了一同起跑的人妖维。


  王宇除了和人妖维他们一伙玩《大话西游》之外,就是和卢琼开房了。随着开房次数的增多,他觉得这种关系开始索然无味,自己心里惦记的还是自己的正牌女友李瑶,卢琼再配合自己依然觉得有一丝不爽,不知道她以前和多少男人好过。其实王宇不知道自己心里圣洁无比的女友就在与王宇分开的这段日子,发生了一件大事。


  张恩勇的爹是一个暴发户,从开货车的司机开始倒腾矿,最后发展到拥有自己的矿井千万富翁;张恩勇是上初中的时候到李瑶班上借读的,由于为人豪爽、出手阔绰,一直很班里的男男女女玩得很好,不过他读完初中就跟着父亲做生意去了。等到李瑶上大学的时候,张恩勇已经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父亲给买了一辆吉普车,负责在市里转转,送礼收账等。


  当他从老同学那打听到李瑶也在市里的师范读大学,便觉得自己机会来了。


  借着老同学的关系不断去找李瑶吃饭、唱K,开着车带李瑶去逛街。李瑶既没有拒绝,也没有认可张恩勇的这一做法,不过老是被室友和其他的老同学拉出去一起玩,逐渐对张恩勇放松了警惕。


  一次张恩勇拉着在师范读书的一男二女三个同学一起去吃饭,男的叫黄伟,女的是李瑶和杨筠。杨筠是李瑶的老同学,上了大学更是同一个寝室,她长得一般,1米6左右的个头,还算比较匀称,但是她的胸部却总能成为男人们瞩目的焦点。杨筠是在高二的时候被破处的,那个时候的胸部就已经有32C,经过两年来的滋润,到了大一时已经是34D的小乳牛了。黄伟一直都是跟着张恩勇玩,得知张恩勇有意搞上李瑶,他也想顺带尝一尝杨筠的滋味。李瑶的男朋友在长沙读书,而杨筠的男朋友则就在市里做工,要想当第三者把杨筠抢过来,还是有些麻烦的,因此黄伟并没有想和杨筠有什么感情上的纠葛。


  这天吃饭吃得很晚,几个人兴致都很高,连两个女孩子都喝了几瓶啤酒;吃饭完后张恩勇又拉着几人去唱K.唱K的时候在黄伟的提议下,几人开始边喝酒边做游戏。玩得很疯,李瑶亲了张恩勇几次,杨筠则已经坐到了黄伟的腿上。一直闹到凌晨2点多,想回宿舍已经不可能了,四人就到附件的宾馆开了间双人房,张恩勇和李瑶一个床,黄伟杨筠在另一个床。


  迷糊之中,李瑶被张恩勇抱住,嘴巴贴上了李瑶的嘴唇,手则放到了李瑶胸部开始摩挲。李瑶扭过头去避开,但是随着胸部传来的一阵阵刺激,她眉头紧锁,正在感觉张恩勇的抚摸。张恩勇见机吻了上去,舌头伸进李瑶嘴里搅动,李瑶吞下不少张恩勇的唾液,双手保住他的后背。当张恩勇开始脱李瑶衣服时,他往旁边看了一眼,黄伟已经将杨筠拔了个精光,正把头埋在杨筠的巨乳之中。


  “靠,真是个奶牛,这么大,待会我也要去爽爽。”张恩勇心里感叹道,不过眼下还是将自己期盼已久的李瑶上了再说。


  相比之下,李瑶32A的胸部令张恩勇大失所望,到处都是排骨,唯有小屁股还比较结实坚挺,双腿之间阴毛浓密,外翻的大阴唇颜色深沉,一看就知道被操过不少次了。张恩勇没想到外表看上去那么高雅大方的李瑶居然早已被王宇反复耕耘过了。阴道口流出的淫液早已打湿了内裤,张恩勇见状也脱去了衣服,挺着阴茎上阵。张恩勇的阴茎长15cm,是向上翘的香蕉型,但是远没有王宇的粗,他刚插入的时候觉得李瑶的阴道并不是特别紧,在抽动了一阵之后越发觉得没有什么快感,恨恨地咬着牙想在李瑶阴道里射一次,也算不枉此行。


  旁边的黄伟也已经开始干杨筠了,杨筠除了胸部丰满之外,还有使男人垂涎的肥臀,白嫩的肥臀中是馒头逼;黄伟的每一次冲击撞击在馒头逼都特别舒服,就像柔软的按摩一样。杨筠的阴道虽然也不像少女那样紧了,但是她的阴道壁比较厚,比较有弹性,能非常舒适地包裹住黄伟的阴茎。让黄伟一下子就有了射精的欲望。


  张恩勇则是一边看着黄伟和杨筠,一边抽动自己在李瑶阴道内的阴茎,幻想着此时自己身下的是杨筠而不是李瑶,在黄伟杨筠强烈的视觉刺激下,张恩勇很快在李瑶阴道内射出精液,他拔出阴茎的时候,精液也从阴道流了出来。张恩勇走到黄伟身边,说:“你狗日的爽吧,干完没?干完让我爽一下,你去干李瑶那个贱货。”


  “你就交货了?不行啊啊,李瑶就这么爽?”


  “爽个毛,贱逼不知道被操过多少次了,妈的!”


  “哈哈,长得漂亮有卵用,还是我这个爽!”


  言语上羞辱李瑶给黄伟带来了额外的刺激,他更加卖力得抽动自己的阴茎;杨筠的乳房则随着黄伟的抽动上下摇晃,一阵阵乳浪使得一旁的张恩勇忍不住开始抓住杨筠的乳房用力揉搓,这一揉搓让杨筠开始大声呻吟出来,淫声浪语和着肉体撞击的声音。黄伟终于在杨筠身体里射了出来。张恩勇马上拉黄伟,让他下来,张恩勇自己的阴茎早已再度勃起,借着杨筠阴道里还热乎的精液,张恩勇一把将阴茎全部插入杨筠体内,一边抽动,一边放肆揉搓起杨筠的巨乳起来;张恩勇的阴茎顶到了刚才黄伟没有顶到的地方,手上也更为使劲,使得身下的杨筠酒劲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迎来了第一次高潮。杨筠开始主动迎合张恩勇的抽插,叫声也更为动情。


  一旁刚刚射完下来的黄伟正用自己的舌头在李瑶口中搅动她的香舌,嘴里的唾液更是不住被李瑶吃下去;李瑶用手抓住黄伟的阴茎开始撸动。随着一阵热吻,黄伟的阴茎再度硬起来,还没等黄伟动作,李瑶便分开了双腿,黄伟顺势将阴茎插入李瑶的阴道。黄伟的阴茎不如张恩勇长,但是也粗不了多少,不过龟头的冠状沟比较大,伞状的龟头刮得身下的李瑶也开始淫叫起来。


  房间内两对男女正在媾和,男的在上面不住抽送下体,女的在床上双目紧闭,淫声不止。由于李瑶的阴道比较松,黄伟又已经射了一次,所以比较持久。而一旁的张恩勇在杨筠的阴道和巨乳双重攻击下,很快在杨筠的阴道内射了出来,射完后翻身躺在一旁,搂着杨筠开始亲吻,一只手在杨筠的乳房上不停地揉捏。


  其实李瑶根本没醉,她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好酒量,只不过看着玩到这个份上了,和张恩勇做就做吧,反正自己下面也痒,总是逃课在寝室手淫也不是回事。杨筠有点醉了,不过被黄伟干了一次之后,酒意已退得差不多了,正犹豫要不要正式醒来的时候张恩勇有接着干自己,张恩勇比起自己的男友来还是强一些,把自己干得很爽,于是就将计就计,开始享受起来,不过没想到张恩勇交货这么快,还不如自己男友呢。


  黄伟开始加速抽动,抽查了几十下之后也在李瑶的阴道里交货了,交货之后他拔出阴茎,将最后的几滴精液糊在李瑶的脸上,张恩勇见状爬起来到李瑶这个床,将自己的阴茎堵在李瑶嘴上,想让李瑶给自己口交。两个男人的精液味和杨筠下体的味道混合着,刺激着李瑶的神经,如果她真的醉了,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给张恩勇口交,但是此时的她并没有醉,她不断摆着头,避开张恩勇的阴茎。


  此时的黄伟再度来到杨筠身上,将自己的阴茎贴在杨筠嘴唇上,杨筠顺送地张开了嘴,含住黄伟的阴茎,虽然没有吸吮,但是视觉上带来的征服感令黄伟的阴茎逐渐充血,在杨筠的口中慢慢变硬起来。而张恩勇在李瑶的脸上戳来戳去没有结果,看到杨筠正在给黄伟口交,于是赶紧凑了过来。此时黄伟已经射过两次了,在杨筠的嘴里交货有些难度,此时阴茎已经被杨筠吹硬了,于是让位给张恩勇,将杨筠翻过身来,自己从后面插入杨筠的阴道,再次感受杨筠那湿滑紧密的阴道给自己带来的快感。


  杨筠的酒意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而自己又趴在床上,像条母狗一样,阴道被黄伟插着,嘴里含着的是张恩勇的阴茎。精液的味道刺激着杨筠的神经,张恩勇每一次在自己嘴里抽查都带来一波波屈辱的快感,让杨筠逐渐迷失意识,只剩下性爱带来的快感和高潮……第二天早上5点,李瑶和杨筠就先行离开了宾馆。回到宿舍清洗时,杨筠发现自己下身有些红肿,两个男人不知道在自己身上折腾了多久。幸好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寝室里其他的人也都还没有起床。下午两点多,李瑶起床收拾了一下,提前去长沙找王宇过国庆长假去了。杨筠醒来之后回到和男友租住的小屋,准备继续用自己的身体去满足另一个男人。


  接到李瑶要来的电话之后,王宇第一件事就是让刘翔去招待所订房间,然后洗了个澡去火车站接李瑶。当李瑶下了火车见到王宇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王宇先带李瑶去荣湾镇通程吃了些东西,买了件毛衣和外套,然后直接去了学校招待所。


  进屋放好东西,王宇刚把门锁好,李瑶就扑了上来,保住王宇主动贴上双唇,两个人开始热吻起来。李瑶右手拉开王宇的牛仔裤拉链,隔着内裤握住王宇的阴茎;而王宇一手揉着李瑶富有弹性的翘臀,另一手也隔着裤子开始揉李瑶的下体。


  随着王宇的手指越来越用力,李瑶鼻息中的呻吟也越来越来大声,而这呻吟又刺激着王宇,让王宇的阴茎越来越硬。


  李瑶解开了王宇的皮带,将王宇的牛仔裤和内裤退到膝盖,然后蹲下来一手套弄王宇的阴茎,偏过头去将王宇的一个睾丸含在了嘴里。一阵暖意传来使得王宇一颤,应经竖得更高了。分别含过了王宇的睾丸后,李瑶伸出舌头开始从下往上舔王宇的阴茎,同时深情地望着王宇,接着将王宇的阴茎稍稍按下含入口中吸吮,不时停下来仔细舔舔马眼和冠状沟;不一会王宇的阴茎已经全部是李瑶的津液,用手套弄起来就更加顺畅了。李瑶一边套弄阴茎根部,一边含在嘴里卖力得伺候王宇;王宇低着头看着身下的女人,享受着视觉和感觉的双重刺激,这几天都没有和卢琼做,此时王宇已经隐隐欲射了。或与李瑶也感受到王宇阴茎和睾丸的变化,知道王宇快要射精了,她也加重了套弄的力度,对王宇说:“老公……射我嘴里,我要吃……”


  “吃什么啊?”王宇淫笑着问道。


  “吃老公的……精液”.


  说完李瑶再次含住王宇的龟头,推着王宇的屁股,让王宇的阴茎在自己嘴里抽插起来。将男人的阳具喊在自己嘴里总能给李瑶带来一种被征服的快感,她喜欢这样的感觉,以此也特别喜欢为王宇口交;刚开始的时候是在前戏时才肯,到了后来无论是刚从阴道里抽出来还是一边在嘴里射精,李瑶都能欣然接受并接乐此不疲。不一会儿王宇便在李瑶嘴里射精了,一股股精液直射在李瑶的口腔深处,往食道里涌;李瑶配合地吞咽使得嘴里的精液全咽了下去,精液传来的味道使得李瑶有一种淫乱的快感,顺从地吸吮王宇的阴茎,直到吸干最后一滴精液。


  李瑶收拾收拾先去洗澡,洗到一半王宇也脱光溜了进来要和李瑶一起洗,结果弄得阴茎再度硬邦邦;两个人擦干后赤裸着来到床上,王宇分开李瑶的双腿,阴茎很顺利地插入,塞满了整个阴道,王宇在充分的包裹感中开始抽插,李瑶也得到了在黄伟、张恩勇身下没有得到的快感;抽插了百十下,李瑶阴道分泌的淫液已成汪洋,淫水顺着阴茎已经流到了王宇的会阴和睾丸上,王宇抽阴茎来立在床上,对李瑶说到:


  “贱货,给我舔干净你的淫水。”


  李瑶也直起身来伸出舌头仔细舔着王宇阴茎上自己的淫水,舔干净阴茎后将睾丸也各含了一遍,然后顺着睾丸一直舔,直到舌头扫过王宇的肛门,激得王宇猛地一颤,阴茎也迅速勃起。王宇下床站到床边,让李瑶的翘臀对着自己,从背后再次插入李瑶身体,开始又一轮的抽插,还一边用力打着李瑶的屁股,在两片丰满的翘臀上留下了一个个手掌印。疼痛和快感交错与混淆使得李瑶一直都喜欢王宇轻微的虐待,在王宇的抽插和巴掌中李瑶到了高潮。有如痉挛般的高潮持续了近20秒,王宇不得不抱着李瑶躺在床上,但坚硬的阴茎依然插在李瑶体内,感受着李瑶阴道在高潮时的紧缩。高潮过后,王宇坐在床上面对面抱着李瑶,李瑶会意地开始上下套弄;王宇的手指开始揉李瑶的菊花,随着李瑶的套弄越来越激烈,王宇的中指破门而入插入了李瑶后庭,前后夹击使得李瑶大声叫了出来,似乎越发疯狂地套弄着,王宇将中指退到菊门,并起食指一同再次插入;两根手指在李瑶后庭配合着一起抽插,王宇甚至可以隔着肉壁摸到自己在李瑶体内的阴茎。


  李瑶很快有一次高潮了,这次只是紧紧抱住王宇,并没有痉挛般的抽搐;而王宇依然没有射精。李瑶轻轻推开王宇,翻过身趴在床上将翘臀冲向王宇,王宇从后面将阴茎插入李瑶的阴道内继续抽插,而两根手指也没有闲着,如同阴茎一般依旧在李瑶的菊花内做着活塞运动。王宇的抽插越来越用力,正当精液即将冲开精关时,王宇拔出阴茎将整个龟头塞入李瑶的菊花内,在李瑶后庭里射了出来;直肠内滚烫的精液使得李瑶与王宇一起再次达到高潮。王宇拔出阴茎去卫生间清洗时,李瑶连忙用纸擦干菊花里倒流出来的精液……这还是王宇第一次在李瑶的后庭内射精。


  “或许只有王宇,才能给自己在其他地方得不到的快乐吧。”李瑶躺在床上不经回想这几天到这一刻所发生的种种……


  第二天王宇带李瑶去爬了岳麓山,逛了逛师大的堕落街,晚上依然是回学校的招待所里做爱。李瑶跪趴在床上,把圆润的屁股高高地撅起;王宇在李瑶身后,两根手指撑开菊门,一手握着硬梆梆的阴茎,龟头对准李瑶的菊花慢慢插入;龟头上李瑶留下的津液此时成了龟头的润滑剂,尽管如此还是非常艰难地才插入了李瑶的肛门里,好在这种虐爱的疼痛对于李瑶来说已经是一种喜欢享受的快感;肛门周围的扩约肌有力地夹着王宇的阴茎。随着阴茎在后庭里一点点的前进,渐渐地整个后庭开始润滑起来,王宇的阴茎也完全插了进去,“啊……你这个贱婊子……终于……终于全部被我操了……”


  “啊……我是婊子……是你的贱婊子……是你的母狗……是给你操的……每个地方……都是给你操的……啊……”


  “说……我在干嘛?”


  “恩……你在操我……操你的母狗……操母狗的屁眼”


  “用什么操的?”


  “用……用鸡巴……用你的大鸡巴操……操我的屁眼”


  “爽不爽啊?小母狗”


  “爽……好爽……用力操……操死你的母狗……啊……”


  李瑶的话让王宇感觉到触电似的快感,突然加快了节奏,更加用力地在李瑶后庭抽插起来。


  “啊……操死我……操烂你的母狗……我要一辈子……当你的母狗”.


  李瑶整个人已经迷失在性爱带来的快感之中,就连侮辱自己的脏话也能带到一阵阵精神上的刺激,不由地越说越放荡。


  性爱就是如此,你越是投入,越是放得开,就越能获得刻骨铭心的快感。李瑶就是这样一个全情投入的女人,即便是自己的胸部并不丰满或者说略显贫瘠,但却能用激情和放荡来弥补给王宇带来的不足,让王宇在她身上实现所有的性爱幻想,并且享受这个过程。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女人没有完美的身材却依然能在性爱上牢牢抓住男人的心。这样的女人往往会给她的继任者留下巨大的障碍,使得这个男人在继任者那里再也得不到百分之百的满足感。


  正当李瑶的后庭被王宇破处时,杨筠正在北湖花园小区的套房里吸吮这张恩勇的龟头,想让张恩勇第二次勃起来插入自己那刚刚被黄伟灌满精液的阴道里去。


  此时的黄伟叼着香烟坐在一旁看着张恩勇的阴茎在杨筠嘴里进进出出。别看杨筠外表挺文静保守的,骨子里却透着一股骚劲,自从上次开房被张恩勇和黄伟干了之后,在学校里遇到黄伟时反而愈加主动了;于是今天两人将杨筠直接带到张恩勇在市中心的房子里来,准备好好地干上一场。张恩勇甚至提前让黄伟去买了瓶杜蕾斯的润滑剂,想在杨筠身上尝一尝走后门的滋味。


  杨筠吐出龟头,从上往下一直舔到睾丸,手握着阴茎不住套弄,张恩勇犹豫着是现在就准备操杨筠的后庭呢?还是先在她嘴里射一次?自己的女朋友黄莉连口交都不肯给自己做,能在杨筠的嘴里射一次就好。


  咣当一声,门被用力推开,张恩勇顺声望去,只见黄莉满脸通红站在门口,咬着牙直直地瞪着张恩勇和正在给他口交的杨筠,然后黄莉转身就走。张恩勇知道大事不妙,自己偷腥被女友撞破,而她也是认识杨筠和杨筠男友的,如果让杨筠男友知道,事情闹大就难收场了。于是他不顾上穿衣就追了出去,顺便将房门带上,在客厅里将黄莉拉住。


  “放开我,你这个流氓,你找你的婊子去!”


  张恩勇没有辩解,而是将黄莉按倒在沙发上,用嘴堵住黄莉的双唇,另一只手掀起黄莉的裙子将内裤扯下,膝盖分开黄莉的双腿后将阴茎抵在了黄莉的阴道口;黄莉拼命挣扎,怎奈双手已被张恩勇一只手捉住,另一条腿被张恩勇强行分开,刚才杨筠将自己男友阴茎含在嘴里的那一幕深深刺激了黄莉的神经,自己的下身竟然有些暖意,正好让张恩勇趁机一插而入,强烈的快感袭来让黄莉紧张的肌肉开始有了一丝松懈。修长的双腿和小巧圆润的臀部是学舞蹈的黄莉最骄傲的部分,也是最令张恩勇着迷的地方,可惜她的胸部和李瑶相似都是可以一手掌握的小乳鸽,尽管如此,黄莉却不喜欢张恩勇每次跟自己说的那些花样,虽然她一个人的时候会幻想着那些花样而一边手淫,不过那对象却不是自己的男友张恩勇,而是自己的堂哥—黄伟。


  每张恩勇的阴茎在黄莉阴道里抽插时,黄莉经常会闭上眼睛想象着正在操自己的人不是张恩勇而是自己的堂哥,她也偷偷看到过黄伟的阴茎,甚至趁堂哥不在的时候去他的房间,在他的床上自慰。可黄伟毕竟是自己的堂哥,她没有勇气去逾越这亲情的鸿沟,和自己的堂哥做出乱伦的事情来。而此时黄莉的堂哥黄伟,正在杨筠的嘴里来回抽插着自己的阴茎。


  黄莉放弃了抵抗,身上的衣服渐渐被张恩勇剥光,下体的淫液更是随着张恩勇的抽插开始泛滥,她甚至开始迎合着张恩勇的抽插。张恩勇抱起黄莉来,黄莉双脚勾出张恩勇的后腰,两人一步一颤地回到了卧室。张恩勇将黄莉放在床上,像开始比赛一样,以同样的姿势开始操自己的女友,旁边的黄伟也更加用力地在杨筠下体抽动起来。堂哥的身影令黄莉的性幻想达到了高潮;杨筠巨乳被黄伟的抽动带起来的乳浪让张恩勇觉得越来越兴奋;被自己的同学黄莉看到自己被干,屈辱和羞愧的感觉混合着下身的快感让杨筠愈发痴迷;看着别人在自己眼前不停地操自己的堂妹,使得黄伟很快就想射精了,他拔出阴茎让杨筠坐起来给自己口交,杨筠会意第一边吸吮一边飞快地套弄黄伟的阴茎根部;黄伟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看就要射在杨筠嘴里了。这时黄莉挣扎着坐起来,推开张恩勇,从床那边爬过来对黄伟说:“哥,射给我,妹妹要吃哥哥的精液……”说完张开口等着黄伟来插。


  已经来不及惊讶的黄伟顺势将自己的阴茎塞入堂妹黄莉口中,精液喷薄而出,浓浓的精液使得黄莉来不及咽下就顺着嘴角流了出来,黄莉连忙用手指将流出的精液拨回嘴里,同时还紧紧地吸吮着黄伟的阴茎,没等黄伟休息就让他直接开始操自己的小嘴。


  站在黄莉身后的张恩勇虽然诧异但并没有迟疑,立刻从后面插入黄莉的下体,和黄伟一起一前一后操着黄莉。而杨筠则直起身来和张恩勇湿吻起来,挺着自己的丰乳任由张恩勇揉捏,自己则用手不停刺激自己的阴蒂,让迷乱的快感持续。


  张恩勇并没有在黄莉阴道内射精,而是想黄伟一样射在了杨筠的嘴里,看着杨筠将自己的精液吞下后继续给自己口交。黄伟躺在床上,黄莉则趴在他双腿之间将黄伟的睾丸含在嘴里,黄伟将堂妹拉到胸前来,让黄莉掉过头再趴下去给自己口交,让黄莉的下体呈现在自己的面前,轻轻地舔着黄莉的阴蒂,将黄莉的阴唇含在嘴里,用舌头代替自己的阴茎插入黄莉的阴道里;第一次被人口交的黄莉受到来自堂哥的刺激后更加卖力地吸吮着黄伟的阴茎……


     整整一晚,四人都在同一张床上不停地做爱,直到凌晨时分才精疲力竭地睡去……


  【全书完】

    字数 7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