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那是1905年的夏天,我家那时候在镇上算挺有钱的,我爹经营的布庄在镇上是最大的,乡下还有 500亩田地,平时祖父和祖母就住在乡下的老宅,久不久上来镇上一次。


  我的娘亲家也是隔壁镇上一大户人家,娘亲当时才28岁,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人,脸蛋圆圆的,长得不是很美但也绝对不丑,而且平时很注意保养,小脸光滑白皙。身高虽然只有1米5左右但身材很好,瘦瘦小小的个子,大腿纤细白皙,小臀圆鼓鼓的。


  有一天早上妈妈叫了城里刘太太和别的几个阔太太来我家打麻将,让我和她们带来的小孩子玩,打到一半的时候管家陈哥进来说爸爸找妈妈有点事,妈妈就让她的丫鬟小绿帮她打一下。


  因为前两天我刚和刘太太的小女儿吵架,就没跟他们一起玩。一个人闲逛,那时我家挺大的,除了我们住的东厢和下人住的西厢外,还有一处后园,平时祖父祖母偶尔上来一次会住,平日里都锁着大门,逛了一会就逛到了后园,我家的后园是在一个宅子的最里面,因为祖父祖母喜静,离东厢和西厢都挺远的,平时除了久不久有丫鬟开门进去打扫也没什么人去,后院的大门也用大锁锁着。


  当时我看到院子旁边有一个放着一个小梯子,想着里面没人正适合探险,就竖起梯子爬了上去。院墙不高,里院靠墙的地方还有一个矮坡,我寻思着下去以后,应该可以很容易就出来。我就爬上梯子跳了下来。进了院子我到处乱逛,突然我听到一间房间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咦,大门还锁着,是谁在里面?我偷偷靠近那间房子,此时里面的声音却弱了下来,我轻手轻脚靠近窗户,附耳上去只有听到男人和女人的微微喘气声。我偷偷把窗户推开一条小缝,从窗缝向里看去……房里竟然有两个男女正在搞事。一个脱得精光的男人站在床边,而躺在床上的女人因为被男人黑壮的身子挡住只能看到她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小脚靠在男人的粗腰边,随着男人的运动一翘一翘的。


  咦,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眼熟,看背影怎么那么像陈忠?我心里一阵疑惑。房间里的战况还在继续,男人就一直挺着腰动着,也不知道是多久。伴随着男人的动作,床上的女人也渐渐发出哎哟、呀、呀的声音。而且男人抽插时也能听到咕唧咕唧的声音。


  搞了半天,男人可能口渴了,停下了动作,转身到桌子边喝起水来。那个男人竟然真是陈忠,他浑身是汉,黑壮的身子,下身挺着个 6寸长的大鸡巴,鸡巴又黑又粗上面湿漉漉的,还有一些白色的泡沫。


  看的我面红耳赤,我随眼看了一下躺在床上的女人。那女的穿一件淡黄色的长旗袍,下摆已掀起到细腰上。下身光溜溜的,纤细的白腿呈八字垂在床边,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小脚落在地上。因为她双腿外分,我能很清晰的看到女人两腿间湿漉漉的淫穴。那女人的阴部肥肥鼓鼓的颜色有点黑,阴部上方的阴毛卷卷的呈三角型,下面的肉缝湿漉漉的还有一些白色的泡沫。


  咦,这衣服怎么这么像娘穿的?又想到刚才女人的声音,我心里惊讶万分躺床上的女的不会就是娘吧。一定不会的、娘平时看起来高贵贤淑,怎么样也不像偷汉子的淫荡女人,而且还是和陈忠这么一个下人,一定是我乱想了。


  陈忠喝完水,转身又回到床边也不急着继续奸淫妇人,俯下身子和那女的亲起嘴来。一边亲还一边玩弄女人娇小的身子、亲了好一会那妇人穿的淡黄色旗袍和红色小肚兜也被陈忠一件件的剥掉了扔在地板上。


  不一会,房间里两人都是一丝不挂的了,妇人雪白娇小的身躯被陈忠粗黑的身子压在身下,两条白皙的细腿无力的靠在男人的腰上,终于陈忠粗腰向前顶动了几下底下的大鸡巴找好了位置,叽的一声狠狠的捅进了妇人还湿湿的肉穴中。


  啊。妇人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靠在男人腰上的细腿一蹦,无力的承受起男人的奸淫。


  房间里又响起了男女交合的声音,夹杂着妇人无奈的娇吟好听极了。


  插了好一会,陈忠扶着妇人的细腰转上了床,这次因为是侧面我终于看到了那个女人是谁,竟然真的是娘亲。


  只见娘眼睛微闭、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圆圆的小脸红彤彤的,头上的发簪被拿掉了盘好的头发也散乱下来,雪白的娇躯上满是汗珠,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男人滴落的。脸上的妆也被汗珠搞得东一块西一块的,涂得红嘟嘟的小嘴也正被陈忠含在嘴里狠狠的舔舐上面的胭脂。


  陈忠吃了好一会娘小嘴上的胭脂,下身也不停下来,一直在抽插着娘的小穴,房间里只能听到陈忠啪啪的撞击娘胯下的声音和咕唧咕唧的抽插声。


  站在窗外的我震惊极了。想不到平时在别人面前雍容高傲的娘亲竟然会被一个她平时看不起的下人压在床上分开她那双白皙的细腿狠狠的奸淫着。


  「嘿嘿、操、想不到夫人平时看起来那么高贵,上了床也和那些丫鬟一样啊。


  怎么样老子的鸡巴厉害吧。说真的我还真得好好感谢小绿啊,要不是她我也操不了夫人啊。」陈忠终于放开了娘亲那被吸得红嘟嘟小嘴道。


  「操,到底是有钱人家,这穴操着就是爽,又紧水也多。就是和底下人不一样。」「你别说了,啊、算我求你了、啊、我都给了你10多次了!啊、你到底要多少次才放过我啊。要被别人发现我就完了。」娘亲一边承受男人的奸淫一边无奈的说道。


  陈忠也不说话,嘿嘿一笑粗壮的双臂搂住娘亲娇小白皙的身子,下身不急不缓的一下一下插手娘亲的嫩穴。


  操了好一会,陈忠把娘亲两条无力的细腿举起抱在胸前,把玩着妇人尚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小脚。又把绣花鞋脱掉扔在地板上就捧着娘亲肥嘟嘟的小脚丫含在嘴里吸吮舔弄。


  娘亲的脚丫子小小的,嫩白嫩白,粉嘟嘟,就像小女孩的一样。而且很敏感,平时我无意碰到一下都能让她笑个半天,这会竟被男人含在嘴里狠狠玩弄更是让她痒得不行,娇小的身子震个不停努力挣扎着要逃开,但娇弱的娘亲怎么可能是强壮的陈忠的对手,加上嫩穴还被男人的大鸡巴一下一下捅个不停,不一会就只能无力的躺在床上抽搐起来。


  「嘿嘿,不亏是夫人连小脚都是香的,玩起来就是比丫鬟的爽多了。」陈哥放开娘亲那被吸吮得红彤彤的小脚丫,又把娇小的妇人压在身下奸淫起来。


  我想爸爸怎么也不会想到,平时在外人面前雍容华贵的老婆这刻竟被他请回来的长工剥光了衣服,分开白皙的双腿压在床上狠狠奸淫着,还被别的男人吸弄她那双粉嘟嘟的小脚丫。


  「哎哟……哎……你快点吧、她们还在等着我呢。太久了会被人发觉的。」娘亲这时就像一条刚被打上来的白鱼一样,浑身湿漉漉的。无力的躺在床上分开粉嫩的细腿任由强壮的男人抽插她的嫩穴。


  陈忠压着娘亲娇小的身子插了一会,换了个姿势让娘侧躺在床上,他也侧躺在娘亲身后抬起妇人的一只细腿又操了起来,一边操还一边伸手到娘的胸前揉弄她那不大不小的奶子,不一会娘亲娇嫩的乳房就被揉弄得红了起来,浑圆的小屁股也被撞击得红彤彤的。


  又操了10多分钟,陈忠的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每次都把鸡巴拔出到龟头处然后再狠狠捅进去,娘亲小穴里的粉红色的嫩肉也被一下一下的带进带出,阴道口也更加湿润起来,白色的泡沫越来越多。


  啊啊呀……娘亲的娇吟也越来越急促。终于低叫一声无力的躺在床上,陈忠继续抱着好像昏迷过去娘亲狠狠操着,双手也越来越用力的揉弄着娘的奶子。操了一会也啊的一声把娘亲用力抱在怀里,小腹顶着妇人浑圆的小屁股,大鸡巴深深的插进娘的小穴,把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射进娘的子宫深处。


  等了几分钟,恢复意识的娘亲从床上爬了起来,跪在床上抓过一件床单微微分开双腿、擦拭正向外排着男人精液的小嫩穴。


  「真是的,怎么这么多啊、下次别射里面了、都擦不完。」娘亲抱怨的说着。


  「以后你还是别来找我了,经常这样被别人发觉了怎么办。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我叫老爷给你娶个丫鬟吧。」「嘿嘿,丫鬟哪有夫人好」陈忠也坐了起来把一丝不挂的娘亲抱在怀里讨好的说,「不然以后我们就叫小绿替我们传话吧,放心她绝对可靠。」陈忠一边说着双手也一边在娘亲娇小的身子上游走。一会揉弄她白皙的奶子,一会还放在娘亲还向外吐着精液的小穴上扣扣挖挖。


  玩了好一会,娘亲才从男人怀里起来。从地上捡起散落的肚兜和旗袍穿了起来,穿戴整齐以后然后才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化妆盒开始补起刚才被男人啃弄得胡乱的妆。10多分钟后,娘亲又恢复了平时的雍容华贵的贵妇人样子。任谁也不会想到,10分钟前这个贵妇人还被男人压在床上分开她那两条纤细的腿、狠狠奸淫着。


  娘亲一遍一遍的照着镜子,看看那里还有什么破绽。却没有发现躺在床上的男人看着她两腿中间的大鸡巴又缓缓抬起了头。


  娘亲把东西收好,披上狐皮披肩跨上手提袋就准备离开,突然陈忠一下从床上冲了下来,一下把妇人抱在怀里,大鸡巴也顶在娘亲浑圆的小屁股上。一手向下把旗袍掀起,把妇人淡绿色的内裤往旁边一拨。大鸡巴就缓缓插进了娘亲刚刚清理干净的小穴。整个动作只有 5秒钟左右,娘亲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小穴就又被大鸡巴插弄了起来。


  陈忠把大鸡巴插进娘亲的小穴,也不急着动,两手伸进旗袍里面玩弄娘亲的奶子。大嘴也靠在娘亲雪白的粉颈伸出舌头舔舐起来。终于娘尖叫一声就想冲男人怀里逃开,但男人没给她机会。捧着她的奶子就抽插了起来、「别啊……你别这样、我真的得走了,别啊、我已给过你一次、求求你、啊、放过我吧……下次我在给你啊……」娘亲一边挣扎一边回过头求着陈忠,陈忠看着娘亲挺着那画着平时的妆扮的小脸一脸哀求的看着自己,心里满意极了。


  一手捧起娘亲的小圆脸蛋,就又啃起娘脸上的胭脂来。娘挣扎了一会,见今天在劫难逃。也就认命了,任由男人奸淫起来。


  陈忠站在屋子中间操了娘亲好了一会,把衣裳凌乱的小贵妇抱在怀里放在床上又干了起来。我看了一会就走了,直到中午的时候才看到重新打理好衣装的娘亲回来,也不知道这两个小时里她那粉嫩的小穴又被陈忠那黑粗的大鸡巴射了多少精液进去。


  后来我也偷偷发现了,娘亲有时候说去别人家打麻将,直到傍晚才回来就是去外面和陈忠搞事了,因为每次她都是带小绿去的,由于怕别人知道还在镇边上买下了一套小房子,我偷偷跟去的时候发现她们和陈忠就在里面干。两人早上出门,陈忠开车。到了地方就开始操,在房间里也一丝不挂的,想操就操、每次陈忠都射到娘亲的小穴深处,有时候上次的精液还没排完他又插了进去。那时候小不知道,后来才知道他是想妈妈怀上他的孩子。


  终于 3个月后,娘亲怀孕了。父亲得知了很高兴,根本不知道娘亲肚子是被别的男人搞大的。


  第二个故事


  那是1962年的时候那年我17岁,我和爹娘住在西口,西口是一个很偏僻的小村子,四面环山。因为三年灾害刚过去人们的生活水平还很差,很多人家里一年都没吃上一顿肉,听说别的地方还饿死了很多人,但我们这里因为太偏僻了,反而没有那么严重的影响。


  我爹那时是村委会的一个小小的办事职员,我和娘就给生产队养猪。因为娘的关系,我家经常能拿到一点队里杀猪时剩下的内脏。家里生活条件在我们这边来说算好的了。


  因为当时人结婚早,娘17岁就生了我,当时也才34岁的年纪,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娘长得普通,圆圆的小脸,笑起来有些龅牙,一头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因为平时也没有下地干活,身体还是蛮白的,一米五的娇小个子,身材有些发福,腰宽腿粗的。


  还记得那时 8月份的某天,那天下午,村里的大喇叭通知了明天杀猪,叫村民们准备好分肉。我娘在家做好了饭,见天色还早爹还没有下班回来,就让我等下和爹先吃了,她去和队长商量一下明天的分猪肉的事。


  我坐着等了一会,感觉有点饿就先吃了起来,吃饱了爹还没回来留了张字条就出门散步去。我向队长家走着想去看看娘和队长商量得怎么样了。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我们生产队的队长了,队长姓陈。才23岁,和我爸家还有那么点远方亲戚的关系,平时没人时我都叫他陈哥,陈哥从镇里回来村子的时候才18岁,那时还住在我家一段时间,没想到5年过去了竟然当上了生产队的队长,陈哥这个人可不是文质彬彬的读书人,他有1米9的个头,长得腰圆腿粗的、小时候经常劳动身子被晒得黑黝黝的,而且体毛很多,脸上和胸部都是浓密的毛发。


  陈哥还是村里唯一的一个会杀猪的人,每次杀猪都都不用别人帮忙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


  我走到陈哥家的时候,却发现他家大门锁着没人在家,听邻居说刚才他和我妈去猪场抓猪了,我就离开了向着生产队的养猪场走去。因为怕臭味的影响,生产队的养猪场就建在村子外围,而且因为怕外村的人来偷猪,养猪场四周还有高高的围墙,只有一个高大的铁门通向里面。


  我到了养猪场外面却发现大铁门还是紧锁着,想着可能娘和陈哥已经找好猪回去了。我正准备走的时候,却发现养猪场最里面的值班室里面似乎有人影一闪而过。我心里一阵发疑,这两天因为值班的老吴回老家了一趟,晚上都是我和娘轮流替他值班,这时候工人应该都下班了,是谁在里面呢,难道有别的村人来偷猪了?


  大门锁着,刚好我没也带钥匙,但这难不倒我,我从旁边一棵大树上翻进了猪场里。值班室的门锁着,窗户又是毛玻璃看不清里面,但能隐约听到人声,里面果然有人!!!


  我正想着回村里叫人来抓小偷,却听到一声女人的轻叫。我心里疑惑极了,难道小偷是女的???抱着疑惑我偷偷把窗户推开了一丝缝隙向里面看去。值班室的竹床上,两个肉虫正上下翻滚着。娘一身雪白光滑的软绵绵的躺在下面,两腿打开成 M字,一个黑黝黝的强壮男人直着身子跪在床上一手扶着娘一只光滑的小腿,一手扶着娘的粗腰,一下一下很用力的肏着娘的小穴。


  娘竟然穿破鞋,我心里惊讶极了。而且正狠狠肏着她的竟然是陈哥,我心情复杂的看着房间里的小少妇,齐耳的短发,圆圆的小脸,样子虽然算不上美丽,但此时被男人干得面红耳赤的看起来也增添了些许女性的魅力,娘虽然只有1米5的个子,而且身材有些发福,小肚子一圈圈的,腰宽腿粗,但小腿光滑,浑身雪白光滑。


  没想到娘竟然也会偷男人,还被别的男人压在床上肏得全身肥肉抖动不已。


  娘腰间的肥肉一圈圈的,两个奶子虽然不大,但看起来柔软极了,被插得一晃一晃的,上面两个黑黑的大奶头硬邦邦的挺立着。我就这样看着娘一身的肥肉和奶子被陈哥插得抖动个不停,竟然性奋的不行,内心里竟然一点没有阻止他们的意思。


  干了好一会,陈哥就抓着娘纤细的脚腕把她的两只大腿分开呈大字型,使我能清晰看到娘的小穴,娘的小穴肥鼓鼓的,阴道口很光滑粉嫩,只有小穴上面长着一小撮黑黑的毛。随着陈哥黑粗的大鸡巴一下下的抽插,娘的小穴里鲜红的嫩肉被带进带出的。


  娘哦哦的淫叫着,淫水也越来越多的被男人肏了出来,使大鸡巴上光亮亮的。


  房间里的战斗已经快接近尾声了,陈哥动作越来越快,身子趴了下来紧紧贴着娘一身的肥肉,转过娘圆圆的小脸大嘴一张就吻了起来。娘的肥奶被男人浓密的胸毛刺激得痒痒的,加上肥穴被大肉棒一下下的直捅到底。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不一会就全身乱颤软瘫在床上。陈哥直起身捧着娘一只肥腿继续狠狠肏着,也狂顶两下把精液射到妇人阴道里面。


  陈哥趴在娘肥滑的身子上躺了一会就起来了,坐在床边得意洋洋的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娘无力的躺在床上休息了好一会才爬起来,双腿分开蹲在地上把精液排了出来,才从地上捡起衣服穿了起来。


  我也偷跑了回家,等了好一会,才看到爹从外面走回来了,他问道:「大娃,你娘去哪了?」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把刚才的事告诉他,娘却开门走了进来。


  娘一脸平静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刚才被别的男人压在床上狠狠操了一顿的样子。娘听到爹的问话,随口就接到:「还不是明天就要杀猪了,刚才我和东子抓猪去了。」「哦……对了,你说以前杀猪东子每次都多分我们一两斤的,明天咱们请他来家吃顿饭吧。」爹还想请陈哥吃饭,却不知道娘早已经用她肥白的身子好好「感谢」陈哥了。


  「恩,是该谢谢人家一下,明晚你打点酒我叫东子来家里吃一顿吧。」娘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对了,今晚我去猪场守夜,明早我就不回来了,在那边随便吃点就行了。」吃了晚饭,娘洗好澡就出了门,我心里想着今晚陈哥会不会还去偷肏娘。随便找了个借口,和爹说去和朋友晚上抓鱼,晚上就不回来了,也出了门向猪场走去。


  当我再次翻过墙来到猪场值班室时,果然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喘息声。我从窗缝慢慢地往房里窥视,只见娘正躺在桌子上,衣服和裤子已经被脱掉扔在地上,只穿着红色的肚兜。一条雪白的肥腿正架在陈哥的肩膀上正用力的伸直,五个胖嘟嘟的小脚趾用力的弯着,陈哥趴在她身上,屁股正一上一下用力的肏着娘,而娘乖乖的躺着,任由另一个男人玩弄着她雪白娇小的胴体。


  啪……啪……啪,陈哥在娘的身上不知弄了多久,可能是下午刚射过一次,此时丝毫没有要射的意思,而娘已经被干得有些开始撑不住了。


  「嗯……东子……啊……停……一下,我不行了……啊……」被陈哥的大肉棒不间断的抽插着,娘亲迎来了第一次的高潮,快感一次次来袭,娘雪白的身子都变成粉红色,圆圆的小脸也红扑扑的,小手抬着轻推着男人强壮的身体,却根本挡不住身上操弄自己的男人。而陈哥看到娘亲被干得高潮了,也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九浅一深的细细品味着娘亲湿热的肉穴夹着自己大肉棒的感觉。


  「嗯……东子……你……你快点啊,下午弄,晚上弄,明天……还要早起呢……啊,轻点……」「嘿嘿,婶子,我都忍了一个礼拜了,那有那么快。」高潮后,娘亲的求饶明显让男人更加性奋了,看着身下别人的老婆乖乖的分开双腿任由自己玩弄到高潮,陈哥心里肯定得意极了。他休息了一阵,继续起身在娘亲身上挺动抽插起来。每一次抽插都伴随着娘亲的一次呻吟,最后变成不间断的哀求。


  「求……你了,东子……婶子……真不行了……啊……啊……」陈哥一边说着一边大力的抽肏着,同时双手已经伸到娘的肚兜里,玩弄着那一对滑嫩柔软的奶子。不一会,娘亲的肚兜就被他脱了下来扔在地上,露出肥滑的大奶子在胸前晃动,娘亲两个浑圆柔软的奶子像是灌满水的气球,虽然不大,但是随着男人的动作一晃一档的。两个白兔此时也被陈哥一双大手抓住,男人的手指还拨弄着娘亲黑黑长长的大奶头「啊……嗯……你……轻点……啊……」


  「婶子,你的奶子好软,我抓着你舒不舒服?」陈哥边抓着娘亲的奶子边轻轻咬着她黑黑的奶头,上下夹击的刺激让娘亲马上又高潮了。


  只见娘亲一声轻呼,小口微张,整个人像一只上了岸的小白鱼,瘫软在男人的身上不停抽搐着,可陈哥还是不依不饶,抓着妈妈的柔软的粗腰又是一顿乱撞。


  娘亲被他干得都快翻白眼了,好像没有意识一样,分着雪白的双腿任由男人玩弄着她丰满娇小的身体,抽插着她的肉穴。


  此时娘亲已经被搞得说不了话了,只有呻吟的份。


  陈哥跪起身来,而娘亲已经被干得浑身没力,瘫软在床上任凭他摆弄着姿势。


  陈哥把娘亲翻了过来,上半身跪趴在床上,撅起大屁股。陈哥扶着大肉棒也再次插入娘亲的肉穴,一双大手抓着娘亲的肉臀,开始用力继续干着,娘亲被干的抬不起头来,啊啊直叫。


  激烈的交合已经把娘亲的大屁股都撞红了,而陈哥抓着娘亲的大屁股狠命操了几下,一股又一股滚烫粘稠的精液喷射入娘亲的体内,年轻男人浓稠的精液瞬间填满了娘亲的子宫,还顺着插入着的鸡巴挤出来了一些,流在了床单上。


  而窗外的我也同时射了出来,缓了一会,看着房间里陈哥和娘亲都没有后继了,我也偷偷翻墙出去,回了家。


  因为刚射完精,一回到家随口应付了父亲几句,我也就睡了过去。一夜无梦,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了床,此时才早上 6点。我起了床从灶台上抓着昨晚晚饭吃剩的玉米棒子,一边吃着一边就出了门。


  此时还早,太阳也还没出来,乡村的小路上满是浓雾,不知不觉,我再次走到了养猪场附近,也不知道娘亲此时醒了没有。


  我再次爬进了猪场里面,还没靠近值班室,就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啪啪啪声。


  不会吧,天还没亮呢,这对奸夫淫妇这么会玩?


  我悄悄推开窗户一看,果然,值班室的大床上凌乱着散落着被子和女人的衣服,看得出来不久前有人刚从床上起来,不远处的一个椅子上,娘亲浑身赤裸的坐着,两条雪白的粗腿搭着椅子扶手大字型的分开着,陈哥站在她身前,扶着她圆润的膝盖挺动抽插着,过了十多分钟,陈哥直起身子,得意洋洋的看着已经满头大汗无力的摊在椅子上的娘亲,稍微停顿一会儿。


  娘齐耳的短发凌乱,圆圆的小脸红彤彤的满是汗珠。呼呼的喘着气,一副累坏了的样子。而陈哥休息了一会,双臂托着娘的膝腕,一下子就把有50多公斤重的娘抱了起来,大鸡巴竟然还是直直的插在娘的小屄里。陈哥就抱着娘肥胖白滑的身子在房间里边走边操了起来,而娘也紧紧搂着陈哥的脖子。


  房间里,娘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昏黄的灯光下,娘娇小丰满的身子被男人黒壮的身躯衬托的更加雪白动人。一黑一白两条肉虫紧紧交缠在一起,娘一身松弛的肥肉被男人撞得抖动不已,场面肉紧极了娘被陈哥搞得啊啊直叫,淫声呻吟着。双手抱紧陈哥的脖子,因为姿势的原因身子使不上力,只能靠在男人怀里任由他狠肏自己的肉穴,猛烈的摇头享受着快感。一股股淫水随着大鸡巴的抽插被带了出来,顺着肥臀低落在地板上,湿了好大一片。


  这时陈哥两手在娘的背后握紧,支撑着娘的身子、更加用力地抽动起来,娘的淫水不断地从浪屄里泄出来,粗腰也一下一下的扭了起来配合陈哥的抽肏,让自己更加舒服。


  陈哥用力抱紧娘肥白的身子,胯部顶着娘的肥臀,大鸡巴深深的插进妇人小屄深处把精液就射了进去。娘被射得嗷嗷直叫,也同时到达了高潮。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