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LUUDH.COM 噜导航】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或写在QQ签名里,以防丢失


吕布

吕布与貂蝉


  初平二年,曹操、袁绍等人惧与董卓的嚣张气焰,携夺妻之恨联合天下十八路诸侯与酸枣会盟,誓要大破西凉军。


  雒阳,永安宫。


  宫内阵阵淫靡之声直冲云霄,正是董卓正在此处淫乐,貂蝉、蔡琰、伏婉儿、甄宓正卖力的服侍着董卓。伏婉儿跨坐在董卓的腰间,一张性感迷人的嘴唇正死死的咬住自己的手指,纤细的腰肢疯狂的扭动着;貂蝉、蔡琰则是用她的香舌灵活的舔吸着董卓满是胸毛的胸膛;甄宓则趴在董卓的头上,任由董卓的大嘴舔吸她那粉嫩的小肉穴。


  宫外的大门口站着两尊门神,一个是魁梧的凶汉,乃是华雄,另外一个则是一玉面郎君,乃是新近投入西凉军内的猛将,名曰吕布。


  此时,两人的表情也各异,华雄则是一脸严肃的警戒着,眼里偶尔露出一两分的欲望之火;吕布脸上虽然平静似水,但是眼里满是杀机。


  --------------------------------------------------------


  回到一个月前的雒阳,贾府,书房。


  贾诩正面沉似水的坐着,时不时的喝着茶,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英伟的武将,脸上阴晴不定,内心处于激烈的斗争中。


  片刻之后,年轻的武将忍不住先开口了。


  “贾先生,告诉布为何你要置董卓与死地?要不然,布实在无法与你同谋!”年轻的武将一脸严肃的开口问道。


  “吕布将军,我与董卓有深仇大恨!”贾诩说道这里时,眼里闪过一丝恨,拿着茶杯的双手关节已经因为太用力,指节都有点发白。


  “哦?还请明说!”吕布继续追问道。


  “哎,看来我不说清楚,你是不会放心的。”贾诩平复了下情绪,流露出一分深深的痛惜,然后缓缓说道:“8年前,我有个温柔善良的妻子,还有个很可爱漂亮的女儿,10岁的女儿,却因为一个人的出现,我永远的失去了她们……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置董卓与死地了吧?”


  吕布听到贾诩的话后,脸上闪过一丝愕然,然后略带木讷的问道:“既然先生与董卓有如此深仇大恨,那为什么还要投到他的麾下,而且如此殚精竭虑的为他出谋划策?请恕布不明!”


  “呵呵,你也看到了,诩乃一介书生,如何能与手握重兵的董卓对抗?吕将军!不知道你是否听过一句话”若要一个人灭亡,就要先让他疯狂“,在西凉那个地方,没有人可以对付董卓,所以只有把他引出西凉才行,而且外面的花花世界也容易分化西凉军。现在的西凉军已经不是刚刚进京的那只西凉军了,徐荣、李、郭这几个大将已经不如当初那么听话了,他们也被这个花花世界迷醉了,他们也想要坐到董卓的那个位置上,也想没事的时候操操皇帝的老母,玩弄京城最美、最风骚的女人!权利是一个很美好的东西啊!而且雒阳这个地方属四战之地,只要有人登高一呼,举兵勤王,一定能将西凉军尽数留在雒阳,永远的留在雒阳。而我们的机会就在那个时候。”贾诩缓缓的道出了他的想法。


  “好!布就听先生的了!”吕布思虑了一阵,然后斩钉截铁的说道。


  “就该如此,美女配英雄,像貂蝉那样的女子,只有像吕将军这样的英雄才能配得上!”贾诩小小的捧了下吕布。


  “貂蝉,我一定会将你从董卓那狗贼的手里拯救出来的,你只能是我吕布的女人!”吕布心里暗暗的想道。


  正在吕布回忆起一个月前跟贾诩那段对话的时候,一个慌张的身影疾步向他这边跑来。


  “李儒,何事如此慌张?”华雄看清来人后询问道。


  “我岳父可在?”李儒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


  “在!不过此时正在兴头上!”华雄老实的回道。


  “岳父大人,快出来,小婿有急事禀报!”李儒确认董卓在内后,对着大门大呼道。


  “草!何事?没看到孤正在兴头上?如果没有要紧的事情,孤这有个新的职位要你去上岗!这个岗位就是大内总管!”董卓怒气冲冲的裸着跑了出来。


  “岳父大人请息怒!是关东十八路诸侯联军打到虎牢关前了……”李儒上气不接下气还未说完这句话,就被董卓一把拎起,并拉到他的身前,两人的脸只差几公分就凑到一起了,李儒只觉得阵阵火辣的气息迎面扑来,董卓一双铜铃大的牛眼死死的盯着他。


  “属实?”董卓稍稍定了下神,咬牙切齿的问道。


  “属……实……”因被董卓拎着,李儒断断续续的回道。


  “情况如何?如实禀来!还有,华雄,速速集结城内的军队,吕布,快去传贾诩过来!”多年的戎马生涯,让董卓迅速的冷静了下来,下达了一系列命令。


  “诺!”


  “诺!”


  华雄、吕布应声而去,只不过吕布转身的刹那,眼神往寝宫内瞟了一眼,看到了那张让他疯狂、痴迷的娇颜-貂蝉。


  虎牢关前,中军帐内,十八路诸侯分两排就坐,帐内众人面色沉重,气氛安静至极。


  “千古雄关就在眼前,诸位可有破关之策?”袁绍首先开口打破寂静的局面。


  许久未有人接口,中军帐继续陷入寂静。


  “一群懦夫!不就是一个破关吗?俺吼一声就吼塌了!”一个大咧咧的声音打破了诡异的安静,也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到帐门口。


  “怎么有SB在这里?”众人皆怀着如此心思,寻找着那个声音的主人。


  “看什么看?没见过长得这么帅的?”那大咧咧声音的主人再次扔出一个炸弹。


  “如此莽夫,怎能进入议事重地?快将他轰出去!”袁术首先发难,作为四世三公的袁家直系继承人,难以忍受与这样的莽夫同坐一堂。


  “呔!贼子,竟如此羞辱你家张飞爷爷,看俺一矛捅死你!”那汉子竟是张飞,张飞说完之后,操起丈八蛇矛直奔袁术而去。


  顿时,中军帐内乱做一团,拉架的拉架,下黑手的下黑手。


  顿饭功夫之后,总算是平息了一场闹剧,议事之事也就不了了之。袁绍扔下一句明天再议之后,拂袖而去。其他诸侯皆摇头叹息。


  关东诸侯的延误,却给了董卓喘息的机会。


  雒阳,皇宫大门前,董卓站在城墙之上,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紧急集合来的西凉军士。


  久经战阵的西凉军,其素质远胜于关东联军,仅仅一个时辰,全城的西凉军已经集结完毕,随时都能出战。伴随着董卓的一声令下,20万西凉军在华雄和李儒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朝着虎牢关进发。


  看着远去的大军,城门前两个人露出了一丝笑容。


  “先生,董卓的嫡系有80%去了虎牢关,剩下的10万城防军,有5万是我并州旧部,2万西凉老卒,其余3万都是杂牌,我们的机会来了!”吕布低声对贾诩说道。


  “恩,总算是来了!”贾诩看着黑漆漆的夜空,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仿佛要将所有的郁结都释放出来,片刻之后,一脸决然的对吕布说道:“按计划行事!晚饭后开始!”。


  “貂蝉,马上你就能解脱了,以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人!”吕布双手互相一击,心里重重的发誓。


  “嘿嘿,看来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贾诩看着吕布的神情,心里暗暗的想道,也为自己的安排感到一丝得意。


  当一个月前,贾诩无意间发现吕布看向貂蝉的目光里含有痴迷的成分时,就觉得这个吕布会是杀死董卓的那把刀,而握着刀的手,就是他-贾诩。


  经过一番精心的谋划,安排了一次致命的邂逅,让吕布与貂蝉在御花园里会面,然后通过种种精心的谋划,让他们两人双宿双栖,之后一切安排就水到渠成了,只等今天这个机会的来临。


  是夜,雒阳,两年多之后,又一次陷入了兵火之灾。


  皇宫内,吕布单手持着方天画戟,威风凛凛的站在广场之上,董卓赤裸着身躯,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距离他的咽喉不到两公分距离的是滴着鲜血的方天画戟。


  一滴滴的鲜血顺着方天画戟的枪尖流下,滴落在董卓的脖子上,那冰冷的鲜血,幽冷的戟光刺激着董卓已经渐渐迷离的大脑,他已经看到了他的人生尽头,一生中各种各样的镜头在他的眼前浮现,权利、金钱、美女。


  “孤不枉此生!”董卓用他剩余的力量大声的吼了出来。


  “噗!”


  一颗硕大的头颅高高的飞起,结束了一代枭雄的一生。


  月亮再次逆袭大地,太阳出生了。


  光明取代了黑暗,雒阳城内的战斗痕迹也在黎明前清理完毕,整个雒阳城除了城头换了旗帜之外,没有任何的改变。同样的,女人依旧是要被男人骑在胯下的!


  皇宫内,巨大的龙床上,四具雪白的胴体没有改变,只不过玩弄她们的人换成了吕布。


  貂蝉赤裸着娇躯,四足着地,趴在龙床上,高高的翘着屁股,任由吕布的阳具在她的小穴内快速的抽插,脸上布满酡红色的迷晕,显然已经高潮了好几次,螓首不住的摇晃着,嘴里呢喃着,喉咙里不时发出难以抑制的呻吟。


  虽然经过董卓几个月的性开发,但当她面对吕布那惊天“器具”和他年轻充沛的体力时,还是力不从心,在被吕布抽插了半个时辰之后,就已经高潮了数次。


  “小婵!爽不爽?”吕布虽涨红着脸,但是呼吸依旧略显平缓,高节奏的挺动着腰身,将阳具一次次的送入貂蝉那紧凑湿热的蜜穴内。


  “啊……布哥哥,你好厉害啊,干的小婵好爽!小婵的小穴都快被你的大鸡巴干爆了!啊……慢一点……不……要……每次都顶小婵的花心……小婵的……花……心都快被你……顶……烂了……”貂蝉断断续续的呢喃着。而回应她的则是更加疯狂而暴力的抽插。


  “哈哈……小婵……哥哥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哥哥要好好的操你……让你体会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尽情的、大声的、肆无忌惮的浪叫吧!没有人来打搅我们了!”吕布似要发泄积郁心中的郁闷,发力爆操貂蝉,“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快节奏的响起,一股股淫水伴随着抽插世间开来。


  “啊……哦……轻点……轻点……布哥哥……小婵受不了了……不要……啊……又要丢了……要丢了……小穴里好酥……好麻……好烫……好快乐……啊……丢了!”


  “丢了……”


  貂蝉在吕布的一顿猛操之下,顿时四足无力,整个人无力的趴在了巨大柔软的龙床上,但吕布也顺势压了下来,两个人的身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貂蝉在巨大的快感之下,又一次泄身了,这一次的泄身让她浑身不住的颤抖,一股阴精伴随着不受控制的尿液不住地往外喷射,貂蝉“潮吹”了,在吕布强大的攻势之下,貂蝉彻底的攀登到了极乐之境。


  “小婵!快乐吗?”吕布感受到了貂蝉的情况,边温柔舔吸着她的耳垂,边轻声地问道。


  “恩……快乐……小婵……好快乐……从未如此快乐过……布哥哥……你真强!小婵都被你操地尿尿了……真羞人!”貂蝉略带嘶哑的嗓音,配上她一副含羞至极的样子,直接让吕布再次兽血沸腾,犹插在貂蝉的小穴内的阳具再度膨胀。


  貂蝉感受到了吕布的异样,忙哀求道:“布哥哥,小婵真得吃不消了!让姐妹们来服侍你吧!你看,伏姐姐的小穴都已经泛滥了,蔡琰妹妹和甄宓妹妹也都好像被哥哥你宠幸的!”


  “吕将军,来吧!来操我!我好想要你的大鸡巴!”伏婉儿学着狗爬式,摇着翘臀一步步的朝着吕布爬来,一双勾魂的丹凤眼里流露出滔天的浪意,恨不能被吕布时时骑在胯下。


  “小婵,我听你的!”吕布抽出插在貂蝉小穴内的阳具,起身走到伏婉儿的身前,用脚将伏婉儿踹得四仰八叉地躺倒在龙床上,然后用力的分开伏婉儿的大腿,将巨大的阳具一下插入伏婉儿的阴道内。


  “啊!”


  伴随着吕布阳具的进入,伏婉儿高声的尖叫了一声。


  “哦!好大!好硬!哦……快点……再快点……婉儿好喜欢这样的感觉……小穴被填满了……哦哦……花心被挤得好舒服哦……布哥哥……婉儿好喜欢……尽情地蹂躏吧……婉儿好喜欢被蹂躏的感觉……”伏婉儿学着貂蝉称呼吕布为“布哥哥”,犹如几百年没被人男操过的荡妇样,哀求着吕布尽情的蹂躏她。


  “真他妈的骚!你喜欢被蹂躏?”吕布总算是见识到熟女浪妇是什么样的。


  “恩。婉儿就是骚,婉儿喜欢被蹂躏!”伏婉儿经过董卓的调教后,沉迷于性爱的快感,彻底喜欢上了浪妇这个角色,只要能让她享受高潮的快感,怎么样都可以。


  “那你就开始承受吧!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狂风骤雨!”吕布说完,一双猿臂环抱伏婉儿的腰肢,固定住伏婉儿的娇躯之后,吕布猛地后腿发力带动腰身地挺动,每一次都将阳具深深的插入到伏婉儿的小穴深处。


  伴随着吕布的猛操,整个龙床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啊……”


  伏婉儿很曾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冲击,顿时发出一声痛并快乐着的高呼,快感犹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冲击着她全身的末梢神经。


  “啊……啊……”


  一声接一声的高亢欢叫从伏婉儿的喉咙里发出,渐渐的开始嘶哑,但是伏婉儿依旧卖力的欢叫着,无视喉咙上的刺痛感觉。


  “小骚货!爽不爽啊?”吕布的嘴角闪过一丝满足,能将女人送到这样的境界,本就是令男人自豪的事情。


  “啊……爽死了……继续……用力……操死婉儿吧、……啊……”


  “嘿嘿!”吕布贼笑一下后,猛地抽出阳具。


  “啊?鸡巴呢?我要鸡巴!布哥哥快给我!婉儿要……我要……”在吕布抽出阳具的瞬间,伏婉儿顿时觉得从天堂坠入地狱,所有的快感离他远去,只剩下空虚包围着她。她无法抑制心中对快感的需求,扭动着身躯朝吕布缠去,双手死死的抓住吕布那巨大的阳具,一张性感的红唇在阳具上胡乱舔吸,哀求着吕布。


  “嘿嘿!小浪货!看你这贱样!母狗都比你强!”吕布看着昔日高高在上的皇后,变得如此淫荡,不禁嘴上满足一下口欲。


  “布哥哥,快给我……你就当我是母狗……只要你继续操我……我要……”


  “趴下!像母狗一样趴下!”


  “啊……好爽啊!布哥哥……就这样……用力……用力草……操死奴家……”


  一个时辰之后,伏婉儿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双眼紧紧的闭着,急促的呼吸带动她那雪白的豪乳犹如波浪般涌动,小穴内已经是一片糜烂,极度充血大小阴唇犹如敞开的大门,大门里一股股淫水与精液的混合体潺潺的流出。


  经过两个时辰激烈的肉体碰撞,在貂蝉和伏婉儿双重的攻击下,加上后来甄宓这个极品萝莉的加入,吕布将他积累数天的精华全部射进了伏婉儿的小穴内。


  “爽啊!没想到操皇帝老母(少妇级太后)的感觉如此之爽!不过还是我的小婵最迷人!”吕布躺在几女身上,将头枕在伏婉儿的豪乳之间,双手不时在几女身上游走。


  片刻之后,吕布感觉自己调息完毕,下面的分身也有再战之意,顿时坐立起来,仰天大吼一声:“半场休息结束,下半场开始,小甄宓,你的菊花让哥哥玩赏一下先!”

(完)